读<魔戒>第一部 十章 分道扬镳

此时的远征队从罗瑞恩森林出发,经过十天在安度因大河上的漂流,穿过阿刚那斯之门,经过王者双柱——伊煕尔杜和阿纳瑞安的石像,经过萨恩盖宝险滩,躲过了魔多追击队的攻击,也被斯密戈一路跟踪着。此时的远征队必须要做出一个决定:该随着波洛米尔向西奔赴刚铎的战事,还是转而向东,前往恐怖与阴影;亦或是分道扬镳,各自选择走这条路或那条路。

弗罗多作为持戒人承担着很大的压力,独自一人上山去了。

他在大石上坐下,双手托着下巴,视而不见的盯着东方。自从比尔博离开夏尔后所发生的一切,一幕幕掠过他的脑海,他回忆着,琢磨着每一句他能记起的甘道夫说过的话。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他却仍旧一筹莫展。

波洛米尔出现在他的身后,他内心的力量此刻已经被魔戒侵蚀得所剩无几,他决定抢夺魔戒。弗罗多迫不得已带上魔戒,在一个只有各种影子的迷雾世界里,他看到了周围的一切,甚至看到了邪黑塔中的魔眼。他感受到两股力量在身上搏斗,他突然意识到他可以自由选择该怎么做。他脱下了魔戒

弗罗多站了起来,他感到疲惫不堪,但他意志坚定,心情也轻松了。他大声自言自语道:现在,我会做我必须做的事。至少这点显而易见:即便在远征队中,摩羯的邪恶也已经在运作,而在它造成更大的伤害之前,一定要让它远离众人。我会独自上路,有些人我无法信任,那些我能信任的对我来说有太珍贵了:可怜的老山姆,还有梅里和皮平。大布佬也是,他内心渴望去米那斯提力斯,而那里会需要他的,既然波洛米尔如今已经坠入了邪恶。我会独自上路。立刻就走。

他的内心在交战,最后决定独自一人踏上前往魔多的危险路程。就在他前往大河边,准备要走的时候,忠心的山姆意识到了他的主人此刻内心的挣扎,他立刻回到大河边,发现了正在登船的弗罗多。书中在这里有一段很有趣的叙述,体现两人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

“好了,山姆,”弗罗多说,“别妨碍我!其他人随时会回来。如果他们逮到我在这里,我就得跟他们争论跟解释,如此一来,我就再也不会有心情或机会离开了。可我必须立刻走。这是唯一的办法。”

“当然是。”山姆答道,“但不是一个人。我也要去,不然咱俩就谁都别去。我会先把每艘船都凿几个洞出来。”

弗罗多居然真的大笑出声了。一股温暖伴着快乐突然涌起,打动了他的心。“留下一条别凿!”他说,“我们需要它。但你不能像这样不带行李、食物和其他东西就走。”

他们乘船穿过安度因大河,终于,他们再次登上了陆地,来到了阿蒙肖的南坡。背起行囊出发,寻找一条能令他们翻过灰色丘陵埃敏穆伊,下到魔影之地的人。

第一部至此结束。

 

JavaScript与ECMAScript的关系

平时对JavaScript的理解似乎比较混乱,要写前端页面也是框架代码拿来就用,很少去想想,JavaScript到底包含了什么?今天读JavaScript高级程序设计,里面讲到

虽然JavaScript和ECMAScript通常被人们表达相同的含义,但JavaScript的含义要比ECMA-262中规定的要多得多。

JavaScript包含了

  1. 核心(ECMAScript)
  2. 文档对象模型(DOM)
  3. 浏览器对象模型(BOM)

 

ECMAScript

ECMAScript其实和Web浏览器没什么必然联系,Web浏览器只是ECMAScript可能的宿主环境之一,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说JavaScript还可以运行在服务端上了(Node.js),真正的意思是ECMAScript可以运行在服务端。包括Adobe Flash也是它的宿主环境。

与任何一门语言类似,ECMAScript大致规定了一下内容:

  • 语法
  • 类型(五种基本类型,一种引用类型)
  • 语句
  • 关键字
  • 保留字
  • 操作符
  • 对象

DOM

DOM是针对XML的一套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经过扩展可适用于HTML。DOM把整个页面映射成多层节点结构。XML节点或HTML中每个组成部分都是某种类型的节点,这些节点又包含着不同类型的数据。

例如下面这个HTML页面:

s1

就会被映射成:

s2


BOM(浏览器对象模型)

BOM是支持访问和操作浏览器窗口的ECMAScript扩展,有这些扩展:

  • 弹出新浏览器窗口的功能
  • 移动、缩放、关闭浏览器窗口的功能
  • 提供浏览器详细信息的navigator对象
  • 提供浏览器加载页面详细信息的location对象
  • 提供显示器分辨率信息的screen对象
  • 对cookies的支持
  • XMLHttpRequest和IE的ActiveXObjcet这样的对象

navigator、location、screen应该比较常用的。以前一个项目也用到了ActiveXObject来支持一个插件,实现验证用户身份的功能。微信的JS API也支持关闭当前浏览器的函数。

 

 

<密室>

《密室》讲述了一个二战期间发生在荷兰哈林市的真实故事。
柯丽·邓·波(1892-1983年),生长于荷兰的一个基督教家庭,是一名钟表匠。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她和她的家人帮助、收容了许多受到迫害的犹太人,并因此被送入了纳粹的集中营。她的父亲和大姐都死在集中营里,而幸存下来的柯丽则在战后四处演讲她在战时的经历以及上帝的恩典和引领。她的见证感动并安慰了许多人,也包括那些曾经迫害过她的德国人。1971年,由她与约翰·谢里尔、伊丽莎白·谢里尔合著的自传《密室》问世;1975年同名的电影全球发行。 柯丽·邓·波姆荣获了荷兰女王授予的爵士封号,并获得了以色列授予的国家正义奖。1983年,在她91岁生日当天,在美国去世。

记得几年前在朋友的推荐下读了这本书,读后印象比较深的部分就是主人公柯丽在纳粹迫害的恐怖气氛里,坚持做自己能做的公义的事,为此付上代价也在所不惜的拯救行动。而打动我的,正是这样一个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甚至初恋刚开始就结束,直到四五十岁还单身的老姑娘,在内心基督信仰的呼召下做正确的事。她被迫的卷入了一段黑暗的历史,但身处其中,她的信念所发出的亮光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我们许多的人。

她身边也少不了许多鼓励支持她的人,她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他怜悯、行公义。当有牧师因为纳粹的威胁而不敢收留犹太人的小孩子,害怕失去性命时,他说:如果真如你所说,我们为这孩子失去性命,那将是我们最大的荣幸。

她愿意为了别人舍下自己的需要。当拯救行动越发壮大,最终不可避免地引来了纳粹的搜捕。当她被纳粹警察审问,将要带走的时候,她发现随身携带的小包——里面装了一本圣经,一块肥皂,一些针线,都是监牢中的必需品——被放在密室的机关处,她横下心没有捡起来,怕警察发现密室中躲藏的犹太人。

柯丽曾记载自己受邀去德国讲演的经历。在慕尼黑的一个教堂礼拜结束后,柯丽遇到了她在集中营里的一个狱卒。那个男人显然已经忘记了柯丽,满面笑容地上前表达他的感激,因为她的信息让他感到耶稣已经把他的罪洗干净了;于是,他伸出手来要和她相握。曾多次传讲饶恕的必要性的柯丽,这时却发现内里充满了愤怒和报复之心,于是她默祷着请求上帝饶恕自己的罪。当她终于能伸出手时,一件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从我的肩膀,沿着我的手臂,通过我的手心,有一股电流似乎从我身上传到他的身上,那时我心中涌起一股对这个陌生人强烈的爱,几乎把我完全淹没。”
也是在那一刻,柯丽才发现:“医治这世界的能力不系于我们自己的饶恕,也不系于自己的良善;乃系于神自己的饶恕和良善。当他吩咐我们去爱我们的仇敌的时候,跟着这命令而来的便是他所赐给我们的爱。”

昨天晚上重读一遍,仍然觉得很被柯丽这样单纯无畏的信心所感动。今天的中国物质越来越丰富,可精神上,乃至信仰上所需要的食物却很少见,朋友圈分享最多的往往是用成功学调味的心灵鸡汤。而在冬日里读到这样的书,心里却是温暖的,震撼的。

 

 

 

 

 

 

不要爱世界

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
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
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翰一书2:15-17)
今晚读书会大家一起思考了这段经文。
首先一个问题是,这里的”世界”指的是什么?很明显不是指起初神所创造的这个完美的世界,也不是耶稣为了救赎而道成肉身来到的世界,而是指一个偶像崇拜,被人类的罪污染的看不见的世界,好像败坏的索多玛。
肉体的情欲,英文是lust of fresh. 不仅仅指性方面的诱惑,也指属于我们身体的罪:懒惰、贪婪、放纵、醉酒……
眼目的情欲,英文是lust of eyes.  指的是对眼目的不满足,弟兄姐妹们很快想到了逛淘宝、买买买、不节制的看电视剧、刷微信、羡慕别人的房子车子……
今生的骄傲,英文是the boast of what you have and what you do . 对于我们所拥有的、所做的一种夸耀。有弟兄举例当我们把天赋、才能视为己有,我们就会有夸耀。当一件事做成功了,如果是为荣耀神而做,我们会心存感激和谦卑;如果觉得是自己的才华出众,就会慢慢变得骄傲,轻视别人。
“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 最后讲到当耶稣再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要接受他的审判。他要坐在白色大宝座上,从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启20:11)。沉迷罪中之乐的人,要因自己的行为受审判。而那些真正以神为乐的人,要跟神永远在一起。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做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做他们的神。

爱里没有惧怕

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约翰一书4:18

今天晚上读书会讨论了这一段的经文,也是金句,常常被大家引用。今天很想写下自己对这句话的理解,以及大家的讨论,和对自己的触动。

一位弟兄分享说,惧怕常常会夺走我们心里的爱。一次当他早上送他们家儿子上幼儿园,迟到了。看着整个班级的同学都到了,他心里很内疚。既有对老婆的不满,因为起床晚延误了出门的时间,又想责怪儿子出门太磨蹭了。他对老师道歉,但却不是出于爱,担心儿子因为迟到而影响课堂纪律;反倒是出于一种做错事一般的恐惧,而这种恐惧逼着他下次要早早出门。

一位姐妹分享说,我心里对她只有五分的爱,却常期望自己表现得好像对她有八分的爱。可那时,我就是因为害怕自己给的回应达不到她的期望,才想要假装自己去迎合她的期望,而这让我觉得自己很虚伪。

他们分享的这种情感体验,我都有经历过。我也常觉得自己的爱里面夹杂其他的东西。会因为害怕达不到别人期望而去做事,有时也会把恐惧当作一种动力来推动自己。之前读大学的时候,我会因为师父的要求而去认识朋友,走近他们,跟他们分享圣经,我也会做,但不完全是出于内心渴望爱人的动机,很大一部分是害怕自己不做的时候,就不会被他接纳;我去爱人,因为我期望得到爱,更害怕失去。那时候我觉得这是顺服,现在想想,更多的还是恐惧。所以当我毕业以后,有两年的时间我都没有再跟朋友看圣经,当我一心投入工作的时候,发现心里并没有那么大的爱再去花时间走近朋友。而且出于惧怕的爱不能够真正打动别人,因为这样的爱并不完全,并不是真正为对方的好处考虑。

在工作中,跟老板的关系里,我也感受到更多是害怕被责备,因为自己的疏忽或是对业务的不熟悉,常出于恐惧而去完成工作。

在跟弟兄姐妹的关系里,我也会害怕因为对方失望,对彼此的接纳不够确信的时候,我就会很紧张,常想证明自己是值得被爱的。

那么,既然爱是这么难的一门功课,我们要怎么学习才能爱得更完全呢?

我们的答案是上一句经文,“因为他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

主耶稣爱人时,他是真心的爱对方。当他触摸麻风病人的时候,他绝不是出于恐惧、被迫,或是表现自己有爱心,他明白麻风病人的处境和心理。当我可以因为对方的益处而去爱时,我能够感受到自己是勇敢并且坚定的,因为这在照着真理而行,真理必叫人得以自由。当然,爱也是需要智慧的,爱不是给己所要,而是投其所好。爱TA是把TA放在心里,用对方的视角看待问题。但一切技巧的目的,是为了真正爱到对方,哪怕自己会在这个过程中受伤,但却不会有恐惧。

这是晚上的思考。

 

 

折腾了这么久总算搭建起来了!

感谢平哥的帮助。

之前一直只配了前端入口,导致都是302 Not Found

location /wordpress {
try_files $uri $uri/ /wordpress/index.php?$args;
}

后来发现是配置里面所有后端的请求都重定向到/wordpress/index.php下去了,而这是前端的入口。

所以需要后端也配一个location。

location /wordpress/wp-admin {
try_files $uri $uri/ /wordpress/wp-admin/index.php?$args;
}

 

 

感谢平哥!周一给他送点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