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如何道歉是人生的加分项 005 如何在酒桌上聊天

1. 如何道歉——道歉是人生的加分项

appologize

道歉时候的两条红线:

1. 试图淡化事件

2. 试图减轻自己的责任

 

试图通过道歉拉近两人的关系,缓解他人的愤怒情绪。什么是蚂蚁搬大象式的道歉技巧?

发自内心地觉得这些责任都是我的错,把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扛,甚至到了苛责自己的地步。别人看到了就会不忍心,试图来安慰你。

 


2. 如何在酒桌上聊天?

AAEAAQAAAAAAAAbgAAAAJGZmZDZhYzIzLTZiMWItNGEyMy1iZWYyLWY0NmFhMWNkNTY1MQ

在人人都相当主角的场合,配角就是最值钱最耀眼的角色

最佳配角策略:选择合适的话题 – 进行合适的提问 – 根据话题归纳对方优点进行恭维

选择合适的话题

话题选择首先不聊工作/原生家庭。

跟父母聊孩子,跟没孩子的人聊兴趣爱好,跟年轻人聊星座。

进行合适的提问

四W原则:what?which?why?how?

你喜欢什么运动?游泳

是蛙泳,自由泳还是仰泳呢? 自由泳

为什么呢,我觉得自由泳好难学啊? !@#!¥!@¥

你是怎么学会的呢?!@#!@!¥

根据话题归纳对方优点进行恭维

不要夸爱读书的人喜欢看书,也不要夸爱运动的人喜欢运动,这样的恭维太敷衍。

爱看书的人大多思维缜密逻辑系统,爱运动的人大多性格热情交友广泛。

爱看电影的人大多对这个世界好奇喜欢享受生活,爱写字的人大多耐得住性子沉着有审美。

 

 

 

 

魔戒小说里那些温暖场景

这两天我在读<魔戒>的第二部小说,注意到故事里的一个角色,卫戍塔之王迪耐瑟之子波罗莫。

以前我觉得他只是一个企图偷走魔戒未遂的小偷,但在小说里我发现了一些不同的片段。

魔戒远征军穿过摩瑞亚矿坑后,在湖边遇到半兽人的袭击。

【随著他急促的脚步,此起彼落的叫喊声开始渐渐变弱,号角声变得越来越紧急;半兽人的尖厉声音此起彼落,号角声却突然间沉默了。亚拉冈迈步飞奔冲下山坡,但是,在他抵达山脚之前,那叫喊声就开始渐渐变远。当他转向左,冲向这些声音的源头时,他可以听见那声音开始往远方撤退,最后化成一片死寂。他拔出圣剑,大喊著「伊兰迪尔!伊兰迪尔」!瞬间冲入树丛间。

他在距离帕斯加兰不到一哩的草地上发现了波罗莫,他背靠著一株大树,彷佛正在休息。但是,亚拉冈注意到他浑身插满了黑羽箭;他手中虽然还紧握著宝剑,武器却已经连柄断折,他的号角也碎成两半,散落满地,许多半兽人的尸体横陈在他四周。

亚拉冈跪倒下来,波罗莫张开眼睛,挣扎著想要说话,最后,他终于挤出了几个字:「我试著从佛罗多手中夺走魔戒,」他说:「对不起,我罪有应得!」他的目光流连在倒下的敌人尸体上,这儿至少有二十具尸体。「哈比人已经被半兽人掳走了。我想他们还没死

,半兽人把他们绑了起来。」他停了片刻,眼睛疲倦地开始闭上,又过了几秒钟,他继续道。

「永别了,亚拉冈!去米那斯提力斯拯救我的同胞吧,我失败了。」

「不!」亚拉冈握住他的手,亲吻他的眉心:「不,你征服了这一切,没有多少人能赢得这种辉煌战果。安息吧!米那斯提力斯将永不陷落!」波罗莫笑了。】

亚拉冈没有怪罪他企图抢走魔戒,他像个战友一样跪在波罗莫旁边,为他的决心动摇而感到忧伤。

【难道这是天意吗?」亚拉冈说:「卫戍塔之王迪耐瑟的王储就这样离开了人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当听到他的死讯,连洛汗国的第三元帅伊欧墨也很震惊。

【「你们所带来的怎么都是不幸的消息!」伊欧墨大惊失色地说:「波罗莫的战死,对于米那斯提力斯有著莫大的伤害,对我们来说也是极大的损失。他是个值得尊敬的好汉,这里每个人都对他极为敬仰。他极少前来洛汗国,因为大部分时间他都在东方边境作战;但我有幸曾经亲睹他的容颜。】

这样看来,波罗莫确实不是一个猥琐卑鄙,留着一脸邋遢胡须的小人,反倒在许多重要人物眼里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

甚至在白袍甘道夫的眼里,波罗莫像是赢得了一场胜利。

【「亚拉冈吾友,你并没有说出所知或是所推测的全部!」他静静地说:「可怜的波罗莫,我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这对他来说是极端严苛的考验,他是一名战士,也是流有高贵血液的王族。凯兰崔尔告诉过我他有危险,幸好他最后还是躲过了万劫不复的结局,我替他感到高兴。】

万劫不复的结局?我猜甘道夫应该是指被魔戒吸引导致的结局。跟咕噜一样,和比尔博类似,与许多被魔戒吸引而堕落的人类相同,如果波罗莫没有及时住手而非要抢下魔戒,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万劫不复的结局,那是比末日火山燃烧着的熊熊火焰更加可怕的地方。

在面对他内心的欲望时,波罗莫抵挡住了。尽管他被半兽人残忍杀死,但在白袍甘道夫眼里他确实赢了。

 

读<魔戒>第一部 十章 分道扬镳

此时的远征队从罗瑞恩森林出发,经过十天在安度因大河上的漂流,穿过阿刚那斯之门,经过王者双柱——伊煕尔杜和阿纳瑞安的石像,经过萨恩盖宝险滩,躲过了魔多追击队的攻击,也被斯密戈一路跟踪着。此时的远征队必须要做出一个决定:该随着波洛米尔向西奔赴刚铎的战事,还是转而向东,前往恐怖与阴影;亦或是分道扬镳,各自选择走这条路或那条路。

弗罗多作为持戒人承担着很大的压力,独自一人上山去了。

他在大石上坐下,双手托着下巴,视而不见的盯着东方。自从比尔博离开夏尔后所发生的一切,一幕幕掠过他的脑海,他回忆着,琢磨着每一句他能记起的甘道夫说过的话。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他却仍旧一筹莫展。

波洛米尔出现在他的身后,他内心的力量此刻已经被魔戒侵蚀得所剩无几,他决定抢夺魔戒。弗罗多迫不得已带上魔戒,在一个只有各种影子的迷雾世界里,他看到了周围的一切,甚至看到了邪黑塔中的魔眼。他感受到两股力量在身上搏斗,他突然意识到他可以自由选择该怎么做。他脱下了魔戒

弗罗多站了起来,他感到疲惫不堪,但他意志坚定,心情也轻松了。他大声自言自语道:现在,我会做我必须做的事。至少这点显而易见:即便在远征队中,摩羯的邪恶也已经在运作,而在它造成更大的伤害之前,一定要让它远离众人。我会独自上路,有些人我无法信任,那些我能信任的对我来说有太珍贵了:可怜的老山姆,还有梅里和皮平。大布佬也是,他内心渴望去米那斯提力斯,而那里会需要他的,既然波洛米尔如今已经坠入了邪恶。我会独自上路。立刻就走。

他的内心在交战,最后决定独自一人踏上前往魔多的危险路程。就在他前往大河边,准备要走的时候,忠心的山姆意识到了他的主人此刻内心的挣扎,他立刻回到大河边,发现了正在登船的弗罗多。书中在这里有一段很有趣的叙述,体现两人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

“好了,山姆,”弗罗多说,“别妨碍我!其他人随时会回来。如果他们逮到我在这里,我就得跟他们争论跟解释,如此一来,我就再也不会有心情或机会离开了。可我必须立刻走。这是唯一的办法。”

“当然是。”山姆答道,“但不是一个人。我也要去,不然咱俩就谁都别去。我会先把每艘船都凿几个洞出来。”

弗罗多居然真的大笑出声了。一股温暖伴着快乐突然涌起,打动了他的心。“留下一条别凿!”他说,“我们需要它。但你不能像这样不带行李、食物和其他东西就走。”

他们乘船穿过安度因大河,终于,他们再次登上了陆地,来到了阿蒙肖的南坡。背起行囊出发,寻找一条能令他们翻过灰色丘陵埃敏穆伊,下到魔影之地的人。

第一部至此结束。